西藏信息港

当前位置:

美国经济复苏之路上的债务困境

2019/11/10 来源:西藏信息港

导读

美国经济复苏之路上的债务困境超预期的公司财报推动S&P500指数自去年12月以来向上强劲涨升了近10%。当下全球供应链结构使得美国跨国公

美国经济复苏之路上的债务困境

超预期的公司财报推动S&P500指数自去年12月以来向上强劲涨升了近10%。当下全球供应链结构使得美国跨国公司受益,因为其盈利的70%来自于新兴国家,跨国公司的股票因而上涨。只要新兴国家高通胀和经济发展强劲,美国股市将由此而获得动力。今天美国股市反映的更多是新兴经济体信息而非美国自身。

反过来,美国家庭的财富效应开始发酵。刺激消费甚至住宅销售出现反弹,这是该反应链的持续效应。所以,美国近的宏观经济数据很“给力”,住宅销售数据出现反弹,为看重的失业率,今年1月份由去年12月的9.4%急跌至9%。这或是股市上涨带来经济复苏,而非经济复苏带来的股市上涨。

美国经济长期前景堪忧

这种状况能持续多久?

新兴国家反通胀紧缩政策而致经济减速,将减损美国海外公司的利益。自去年12月起,资金由新兴市场回流至发达国家的趋势便难以持续。更关键的是,美国经济的长期前景有忧虑。美国经济的长期前景依然取决于债务问题的解决(危机的根源--过度负债),无论是家庭还是政府。

对于家庭而言,在经历4年(2007~2010)的资产负债表修复进程后,我仍然认为其真实负债率没有有效改善甚至进一步升高(尽管自危机以来,美国家庭负债总额下降了3800亿美元),因为美国住宅楼宇价格由高峰起计算累计下跌了9.8万亿美元,而且跌势未尽。有调查数据表明,美国家庭负资产率已高达35%,根据美国房协的调查,若当前楼价反弹10%,有意出售的房屋或高达2000万栋,这成为压制楼价反弹的庞大“影子库存”。

以政府部门的“杠杆化”抵消私人部门“去杠杆化”的反危机过程,使得美国政府债务率自危机以来上升了近20个百分点,随时可能突破国会规定的近14.3万亿美元的上限。

由于婴儿潮一代人的退休将于今年正式启动,美国政府的医保和退休金计划开支预计进入大幅上升期,由此产生的未拨备隐性负债或高达50万亿美元。到2025年,美国的税收将只够支付利息(预计将从目前的每年2000亿美元飙升至逾1万亿美元)和福利计划,没有余力去做其他事情。

国债利率失控将引爆新危机

直到今年1月,资本市场一直未对这一黯淡的长期前景做出太大反应。例如,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尽管过去几个月出现上扬,但仍低于3.4%,处于历史水平。但是政府债务失控导致中长端利率的上升,始终是美国经济决策者(伯南克和盖特纳)的心头大患。自QE2后,美国债利率跳升是个危险信号(10年期和30年期国债都反弹了近100基点),若失控将引爆美国两大隐患。

一是毒资产更“毒”。到2008年底,美国仅衍生金融品的市值就高达416万亿美元,还有分别达几十万亿美元的贷款和债券,一直被更改的会计规则强行捂盖着,没有清理。利率上升而致楼市再跌,底层结构将比次贷危机爆发时还要差,而且差得多,毒性更强。所以,如果美国爆发新的金融危机,或会比上次来得更猛烈。

二是债券泡沫的破裂。危机后,美国商业银行无意放贷,持有的国债金额却持续上升,当下美国金融机构的国债购买量已经超过海外(过去的模式中,中、日和资源国家是美国国债的买家,而危机后它们的经常账盈余大幅下降,而美国的赤字融资却大幅上升),长端利率因此被大幅压低。银行资金借入成本近乎零,购入10年期国债孳息率为3.4%。现在的美国银行就靠这个赚钱,联储基本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它关心的是长端利率。

环保项目
医疗纠纷
家居图库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