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失去东北不怨陈诚不怪杜聿明他才是祸源

2019/06/20 来源:信息港

导读

1946年春,依据重庆的国共双方停战谈判协议,国共停战协调处“三人执行小组”将赴东北。熊式辉获悉后,连夜召集高级秘密会议进行讨论。他和杜聿明

1946年春,依据重庆的国共双方停战谈判协议,国共停战协调处“三人执行小组”将赴东北。熊式辉获悉后,连夜召集高级秘密会议进行讨论。他和杜聿明、郑洞国等商量后,提出了两条对策:,宣称东北区域可以不作为调处范围之内,由东北行营自行解决。第二,趁三人执行小组到达东北之前,国军要尽可能地扩大占领区,控制铁路沿线的重要城市,以便将来停战谈判时处于有利地位。他对在东北的高级将领作两点指示:(1)我们暂时不去占领的地区,就同意三人小组去调查。(2)我们进攻的地区,则反对三人小组去调查。熊式辉还说:“盟方(美国)的代表肯定是支持我们的。只要运用得法,就可以使三人小组的活动对我们有利。”

1947年2月,熊式辉晋升陆军二级上将。同年5月,东北联军发动了夏季攻势,困守在四平街的陈明仁接二连三发电报向“东北行营”求援。这时,杜聿明正患病住院,熊式辉惊恐万状,天天去医院,坐在杜聿明病床之前商量对策。7月,东北联军主动撤出四平街。他即向蒋介石秘告:“国军在四平街取得大捷,消灭敌人10万。”

同年7月,总参谋长陈诚来到东北,以总参谋长的名义向新6军授勋,并接见东北当地的知名绅士。这使熊式辉预感到此事乃一种不祥之兆。

陈诚事先不动声色,派手下的亲信,到东北去收集有关熊式辉的种种问题。熊式辉在东北搞大规模的经济建设,从中捞到大量“油水”。陈诚便从经济问题打开突破口,指责熊和杜贪污腐化,中饱私囊。熊和杜商量对策,在东北行营进行所谓“惩治贪污”的运动,没收了一些贪污分子的赃款,并严惩了主要的贪污分子,依此对陈诚进行一次反击。有一次,他与杜密谈时说:“陈诚这个家伙,现在窘极无聊,出坏主意。他在关内指挥作战一败涂地,却又来东北出风头,以挽回他的面子。现在陈诚正在打我的主意。如果我走了的话,你也孤掌难鸣,难于顶住他。我们两个人要想法子来对付这个小鬼。”但他知道,陈诚来者不善,与其被陈诚赶走,不如自己先退,便向蒋介石呈报了辞职报告。可是,蒋介石亲笔回熊式辉一封信,对他慰勉了一番,并嘱咐他要“整军习武”。这样一来,熊式辉又好似吃了定心丸。岂料不到半个月,蒋介石突然派陈诚接替熊式辉、杜聿明,为东北指挥官。熊式辉被撤了职,满腹牢骚。他对杜聿明说:“我历来认为蒋介石是个阴谋家,但没有料到他会这样整我。以后,谁为他卖命?我原来就防范蒋的这一手,但没有防到。唉!”

熊式辉从东北回南京时曾晋见蒋介石,被蒋当面痛骂了一顿。从此,便失宠于蒋。后来,委派他担任“战略委员会主任”。

1948年,熊式辉回江西一行,挂名为“军官总队”总队长,并未到职。

被蒋介石打入冷宫的熊式辉,不敢再留在南京讨蒋介石的骂,他悄悄跑到上海,在原法租界买的一所别墅内养精蓄锐。偶尔有客人来访,熊式辉总是装出一副在花园内剪枝洒水,或在书房内吟诗习字的轻松自在的模样,好像他已看破红尘、出为世外桃源中人。蒋介石的冷漠使熊式辉充分领略到了独裁者的无情与失宠的凄苦。他不得不装出一副修心养性的样子,以平息政敌对他的攻击。实际上,熊式辉人处江湖,心挂庙堂,无时无刻不在窥视着重新复出的机会。

本文作者:史终如一(今日头条)Tags:台湾 杜聿明 陈诚

巴彦淖尔牛皮癣的专科医院
晋中哪家医院专治癫痫
通辽好的医院治白癜风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