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信息港

当前位置:

比起创业孵化器,双创中国更急需的是创业教育

2019/12/05 来源:西藏信息港

导读

随着“双创”号角的吹响,神州大地各种群众运动式的各种力量都加入大队伍,搅动社会大众的神经,各种众创空间,各种孵化器雨

随着“双创”号角的吹响,神州大地各种群众运动式的各种力量都加入大队伍,搅动社会大众的神经,各种众创空间,各种孵化器雨后春笋般冒出头来,有地产商急于盘活自己出不了手地产尾盘的,有打算用众创空间孵化器的业绩拿一笔政府补贴的,也有争相搞一个形象工程拿点儿政绩的。

所有这一切参与的多元主体,共同造就了神州大地创业硬件基础设施的投入热,迅速成长起来的,仿佛欣欣向荣的硬环境,在短短的半年时间已经初具规模,然而,相较硬件投入的迅速落地开花,困扰整个双创生态健康发展的软环境建设,中国大地的创新创业文化和氛围,创业培训和教育水平和质量的提升,却一直没有一个突飞猛进的进步。

这一点,连远在硅谷的创新创业风潮引领者的老外的看出来了,也纷纷携他们的创新创业文化价值观,以及成型的创业培训教育产品进入到中国市场,上月,硅谷创业培训和教育品牌Startup Grind(创业磨坊)的创始人Derek,来到广州为其创业磨坊品牌站台宣讲,传播硅谷的创业文化价值观和理念。

道哥作为百度百家的特约记者,与Derek进行了深入的交流,从一个硅谷创新创业引领者的视角,重新审视了创业文化,创业教育,这两大软生态环境因素的发展和逻辑,并从中发现中国双创大潮下的创业软环境的缺失,以及发展方向。

中国现实与硅谷差距

创业磨坊的基本逻辑是,邀请那些有过创业经历的创业者,与潜在的创业者进行面对面的经验分享,更多来自于创业公司创业路上的具体问题,体会心得等的经验分享,而且这种分享是自由开放的,而且是免费的。

诸多的硅谷创业明星都来到这个平台分享交流,影响和教育了又一批的创新创业者。

而在中国,这种创业分享的过程却因为几方面的客观现实所阻断,这也是创业文化打造过程中的中国问题。为突出的表现是中国的创业者不用分享、不敢分享、无法分享。

首先是不用分享,在中国,多数的创业机会和项目,都几乎存在着同质化的特征,也就意味着一个全新领域的创业项目,商业模式,会在中国同时出现多个几乎是一样商业模式的项目,也意味着,大家几乎都完成同样的简单的商业模式,也不存在太多的差异化项目,差异化的创新突破点,没有太多值得分享的,也就自然不用分享。

其次是不敢分享,在Derek邀请的诸多分享嘉宾中,多数会直接分享其商业逻辑和业务数据等的核心问题,包括其在业务进展过程中的独门绝技和经验收获,然而这些所谓个性化的差异化的思维理念和方法,特别是商业逻辑,在中国一旦公开分享出来,就很可能在明天出现超出你想象数量的山寨项目,无数潜水的倾听者往往都是奔着这些所谓的干货而来。

是无法分享,与硅谷的创新创业文化不同,中国的创新创业者,或者拥有一线丰富创业实操经验的创业者,类似雷军、周鸿祎、马云、马化腾等的明星企业的负责人,更多时候不是像硅谷创业者一旦一个公司成功之后,会选择退出进行新的项目创业,并且将退出项目的经验分享出来。

而在中国,这些互联网企业创业大佬们,满足的不仅仅是一个企业的成功,更多时候不是选择轻松退出的二次创业,而是选择进行大商业生态的建设,将更多的经历投入到更大企业的创立和运作,形成垄断为目标,也根本没有退出的打算和可能,于是,就无法有时间和经历参与到创业文化价值观的塑造传播,并且投入到这种文化积淀下的创业培训和教育工作中,为更多的后来创业者提供有用的经验分享。

与此同时,在硅谷,创新创业能力虽然十分兴盛,但是往往都是某些特定人群自由选择的产物,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群专业是人士,一个圈子里的人的自由选择,而非全民的,并且是创新创业本身的属性更多一些,而非掺杂更多非业务因素。

也正是因为如此,诸如Facebook创始人,Airbnb创始人等的硅谷创业,都会选择抽出时间到行业人群中进行交流和分享,而在中国,创业成功者已经不再是行业偶像,而是全民偶像,不再仅仅属于互联网科技行业领域,也已经成为政治的符号,则其出没的更多场合都带有大众属性,诸如互联网大会等等全国性质的,面向全民的公开场合,其做的所谓分享也都是宏观层面的不痛不痒的言语,而非业务经验的分享。

中国的互联网创新企业的创始人,更多属于全民的,属于大众的,属于政治的,而非像硅谷创新创业者那样属于小众的,属于行业的,属于创业者自己圈子的。

民间力量与学院派力量

创新创业文化氛围的缺失,为江湖术士们提供了可乘之机,一些社会混杂人群也瞅准了这样的机会,开始了各种的表演。

有以骗钱为目的的,到一线城市找一些不知名的所谓创业者,到二线城市,或者到大学生群体等初涉社会的人群中进行所谓的宣讲和培训,将培训做成一门不错的生意,这也加剧了这个市场的混沌局面。

另外的学院派力量通过开设所谓的创业学院的方法,开展学校理论性的创业教育,一群在校园里整天寻思着如何能够发表一篇论文的创业课程老师为学生讲述创业心经。其荒谬程度可想而知,而更多的社会实践机会,又因为大学生距离创业实践的现实距离而无法成行。

相较于以上两种力量,更多的具有天生创业培训教育资质条件的明星创业者,诸如颠覆研习社等的学习型社群,以及i黑马旗下黑马会,黑马营等创业社群组织,都是很好的创业文化教育和培训的平台,但是其天生定位精英人群社交和圈子文化为核心,其封闭属性,入门门槛的高企,又让本应该属于平民化的创业培训教育变得高大上,距离普通创业者十分的遥远。

中国特色创业文化构建的新生机会

互联网精神的本质是开放共享的,而非封闭自私的,然而正在不断实现互联网业务层面的迅速扩张和变革的中国大地,以其特殊的国情原因,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大背景下,可以在短短的半年时间出现,可以供三年新增创业团队使用的众创空间和孵化器的面积,却未能在短时间内形成自己的创业文化和氛围,以及真正全民性的大众性的创业培训教育品牌。

诸如来自硅谷成熟品牌创业磨坊,黑客马拉松等真正互联网化的创业文化传播的产品品牌进入到中国,更多的本土创业者也意识到中国整体创业文化和培训教育领域的市场空白,更多诸如创业沙拉,以太学堂、创业魔法学院等的本土创业培训教育品牌,日渐发展成熟和壮大,在不远的将来或许能够真正改变中国创业文化基因和氛围的软环境缺失。

在创业磨坊创始人Derek的内心,期许更多的来自中国本土的创业培训教育的组织和品牌能够一起冒出,与创业磨坊进行优势互补,共同传播创新创业文化,或者说硅谷的创业文化价值观,这些来自大洋彼岸的,新的文化价值观,未必全部适合中国国情,但是中国力量对其改造再创造后的文化,或许能够在将来形成真正的中国特色的创业文化,以及系统的成熟的创业培训和教育体系,真正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真正持久健康的推进下去,真正推动中国社会的变革和升级步伐的加快。

小儿感冒咳嗽几天好
孩子发烧咳嗽
小孩脾胃虚弱怎么办
5个月婴儿发烧如何退烧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