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不忘親情流浪漢心念母親14年寄回11萬元

2019/05/02 来源:西藏信息港

导读

對所有在外的人來講,提到家這個字都會倍感溫暖,而廣東有這樣一位流浪漢,14年間從未回家,只有滿兜的匯款單。原來他在外流浪14年間陸續給母親寄

對所有在外的人來講,提到家這個字都會倍感溫暖,而廣東有這樣一位流浪漢,14年間從未回家,只有滿兜的匯款單。原來他在外流浪14年間陸續給母親寄去了11萬多元,即使身不由己流浪在外,但心中的親情卻從未淡忘。

流浪汉

近日,广州尚丙辉关爱外来人员工作室来了一位特别的流浪者除了蓬头垢面的身影,他行囊中还有1摞叠放整齐的汇款单。从2003年起,过去14年间,他给湖北老家的母亲前后汇去了11万多元,这些几乎是他零散打工全部的收入。这位流浪者名字叫武爱东,今年37岁,来自湖北孝昌县卫店镇武河村。他为何这样做?他本人平时每个月只花50到100元买日用品,其它所有钱都寄回老家给妈妈,想让妈妈过上好日子。一位志愿者说。

为什么要寄钱回家?武爱东的回答让志愿者更为惊讶,我10多岁父亲就去世了,我17岁就跟随同村人来广州打工,那时候弟弟还在读书,家里穷,我寄钱回家,是为了让妈妈不用太辛苦,让她过上好日子。除了这些汇款单,武爱东随身挎包里还整齐放了3600多元现金,50多个硬币。一百元的钱,他一张张按照冠字号码从小到大排好叠整齐。这些钱从何而来?武爱东说,2014年后没有寄钱,就把现金存了下来。钱只要到了我的口袋里就很难再到别人的口袋里去。武爱东说,他是个名不虚传的铁公鸡,但他口袋里的钱能去的地方只有妈。

汇款单

从1997年来广州打工开始,除了中间两次回家,武爱东就一直漂在广州。他前后做过泥水工、洗染厂工作,也一直在黄埔、增城新塘、天河一带活动。11余万元汇款从何而来呢?武爱东告知,工资不多,都是存下来的,每个月只拿出50元或100元作为零用钱。除了这11余万元,武爱东还表示,1997年到2003年,自己也坚持寄钱回家,有5多万元。做泥水工一天23元,都存下来寄回了家。

在志愿者耐心询问下,武爱东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和家庭地址。过去10多年,你有没有和家人联系过?当志愿者问起这个问题时,令人惊讶的场景出现了。武爱东一边说有,一边从破旧的背包里取出一摞叠放整齐的30余张汇款单,从2003年10月到2014年3月11日,多一次8000元,少800元,共计11余万元,收款人都是同一个人田国英,武爱东的母亲。

家中老母

志愿者陈仲文根据武爱东的口述,并屡次与他确认,梳理了一份武爱东广州打工记:1997年至1999年:17岁的武爱东从湖北省武汉市孝昌县来到广州打工,主要在工地打工砌砖;2003年7月、2004年2月:先后两次回到湖北老家,随后又返回广州务工;2004年至2012年:在增城新塘镇多家洗染厂打工;2012年、2013年:宅在宿舍不干活,宿舍5平方,有床、有厕所、有厨房;2014年1月到11月:拾废品过着流浪生活,在公园露宿

为何在现在经济高度发达的社会里还是有那么多的流浪汉?

之所以还有那么多的人选择流浪,是因为有些人没有劳动能力,所以根本找不到工作,只能流浪生活;有些人虽有劳动能力,但或是不招生喜欢,没人要他,或者是生性懒散,不愿找工作。而且还听说现在流浪汉是有组织的,这样的话,流浪对某些流浪者来讲也算是工作上的需要。

我们不知道这位流浪汉经历过多少坎坷,走过多少风雨。也许在某个日子里他也曾想回家,也想抱抱想念的老母,想说回家吧,趁家人安好,趁着年华未老,陪伴才是母亲的礼物。

大三阳怎么治疗能痊愈
怎样才能有效的预防肝癌
什么是胃癌晚期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