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信息港

当前位置:

霸战三界 第二十七章 小黑

2019/10/13 来源:西藏信息港

导读

霸战三界 第二十七章 小黑“哥哥,我们要去哪里?”大雪中,一名六七岁的孩童被一名十一二岁的少年背着,眼眸中映着清丽的雪花,好奇地问道。

霸战三界 第二十七章 小黑

“哥哥,我们要去哪里?”大雪中,一名六七岁的孩童被一名十一二岁的少年背着,眼眸中映着清丽的雪花,好奇地问道。

“我们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一个很美丽,并且……所有人都不认识我们的地方。”明知背上的孩童无法看到,少年还是轻轻笑了笑,将全部的悲伤与落寞埋在心底,所有的不幸,要一个人承担。

“那是哪里啊?”孩童轻问,更加好奇。

“到了你就知道了。”少年依旧笑着,在雪地中一步步向前。

“哦。”孩童很是乖巧,没有再问,想着要到达的远方,盯着雪花,有些发呆。

“远方,在哪里呢?”李裕宸呢喃着,从梦中清醒,微弱的光芒从山洞之外投入,将山洞照得微明。

身边,三人都还在睡着,虽然睡在地面,与冰凉的石头接触,却都睡得很香甜,至少看上去是的,特别是他身旁的女子,很是平静,嘴角微扬,似乎在梦中将一切忧愁忘记。

他缓缓起身,走到山洞口,看了看外面的天空,有些亮了,但还见不到太阳,需要一段时间,又看了看周围,没有什么异常情况,退回到山洞中。

洞中光线仍旧昏暗,他觉得无事可做,便是打量起这空旷的山洞,毕竟这里是秘藏的一角,心想着能否发现些什么。

触碰石壁,入手微觉清凉,感觉是被可以打磨过,并不粗糙,却也不光滑,所能看到的石壁都是光秃秃的,没有什么异样。

他轻轻摇头,有些自嘲,觉得自己有些天真,哪里会有那么多的机缘,即便是有,怎么可能轻轻松松就能发觉,有心人不会少,若是机缘简简单单就能获得,怎么也轮不到自己。右手轻抚着石壁,顺着向更加昏暗的内部走去。

“前面有什么东西?”快到角落,他忽然停住,眼睛死死盯着前方,却是很黑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但他却是实实在在的听到,前面有着声响。

“像是呼吸声。”他心道,并未有所动作,微微思索着,觉得很诧异。

他们在昨天夜里就进入了山洞中,虽然并未特意查探,却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异常,而睡觉的时候也没有受到攻击,应该不是野兽,而且没有听到任何奇怪的声响,那就有可能是人。

“可又会是谁呢?”他想了想,觉得应该是安全的,又发出很小的声音,“喂,你睡醒没有?睡醒了就说句话。”虽然是在问,却并不一定需要答复,更是怕吵醒到正在睡觉的人。

“还没有睡醒,让我再睡一会儿……”地上那人拖着很长的声音,且十分的迷糊,听上去年龄不大,有些不分男女。

“哦,那你继续睡吧。”他微微耸肩,虽然有着疑惑,却是不再理睬地上那人,继续用右手扫着石壁,缓缓移动,要把山洞简单的探一遍。

“不对,他们醒了?”就在他刚走出不到两米,地上传来一声惊异,只听见“嗖”的一声,一道不高的身影从地上站起,于黑暗中冒起两缕微弱的光芒,将他死死盯住,“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裕宸,你好。”他缓慢转身,轻声说道,脸上带着微笑,右手轻轻动了动,才是觉得对方看不到,又无奈将手收回,站在原地不动。

“李裕宸?没听过。”那人含糊道,旋即没了话语,根本没有打算要介绍自己。

对此,李裕宸只是笑笑,觉得无趣,便是没有继续说话,又转过身,继续抚着石壁,完成之前未完成的事情

“喂,你这人怎么能够这样?”过了十几秒钟,那人又喊道,声音有些大,将正在睡觉的三人吵醒。

“隆哥,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

“好像是在里面,我们去看看?”

“嗯,一起去看看。”

兄弟两人的声音不小,整个山洞内都能听得清楚,火把再度燃起,徐徐向着山洞内部,随着外面天空渐明的光芒,将山洞照得更亮。

火把照出一道略显娇小的灰黑身影,火光照耀着的脸庞也是黑乎乎的,脸上的黑色似皮肤原本的颜色,又似涂了一层特殊物质,看上去有些奇怪。

“隆哥,怎么多出了一个人?”

“嗯,的确是多出一个人!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对,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接连的话语让气氛有些凝固,只见着那张黑乎乎的脸上神情难看,一双眼睛闪烁着火光。

陈隆似察觉到什么,声音变缓,说道:“我叫陈隆,他是陈铭,你叫什么名字?”

“陈隆?陈铭?没听说过,至于我的名字……”小嘴巴嘟起,转看向一旁,盯住了李裕宸,“哼,不告诉你们!”

陈铭有些不乐意了,小声说道:“隆哥,你说这人怎么能这样?”

他一说完,那人立即大声反驳道:“我就这样了,怎么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隆哥,你说……他怎么能够这样呢?”

“我就这样,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有本事你来打我啊!”

“啊!我就打你了!”

三言两语的,陈铭的拳头便是紧握,想要冲出去,却是被陈隆拉住。

“隆哥,我想要打他!”陈铭仍旧不服气。

“还是算了吧。”陈隆微微叹息。

看了一眼,陈铭冷哼一声,别过头去,打算着眼不见心不烦,让自己不要想太多。

“哼!”听到他的哼声,又是一道争锋相对的冷哼传动,同样是别过头去,一不小心又把李裕宸给盯着。

女子适时走了过来,轻轻摇头,说道:“天都亮了,我们还是出去吧。”看了一眼多出来的身影,脸上带着笑容,在火焰光芒下有些不明意味。

“你怎么长得那么黑?”一走出山洞,陈铭便是开口。

李裕宸也想这么问的,可已经有人问出来了,便是没有说话,盯着那道灰黑且瘦弱的身影。

“我就长得这么黑,有问题?”那人反驳,一副很鄙夷的模样。

“嗯,长得黑也不是他的错……”李裕宸点头,很是赞同。

还有些话没说,便是被身边女子拉了拉,并给了他一记白眼,让他乖乖把嘴巴闭上,等待着女子说话。

陈铭也想要说话,但被陈隆拉住,并用手制止,没有说话,等待着。

“这位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场面安静下来,女子方才缓缓开口,并眨了眨眼睛,其中意味也只有要说话的二人才明白。

短暂的沉默,那人摇头说道:“我不想说。”

“那我们要怎么称呼你呢?”女子又道。

“随便你们。”那人再度摇头,看向其他方向。

“那就叫你小黑吧,反正你也长得这么黑。”陈铭有说话了,令场面有些尴尬。

女子看向陈铭,很是无语,极力用眼神制止,发觉仅用眼神不行,正要开口,却又是被抢先。

“既然你不说话,那就是同意了,那就叫你小黑。”陈铭再度说道,一脸正经,“小黑,你好,我叫陈铭。”

那人不答,被陈铭当做是默认,也被陈隆与李裕宸当做是默认。

“小黑,你好,我叫陈隆,是他哥哥。”

“小黑,你好,我叫李裕宸。”

两人接连说道,表情很是诚恳,而李裕宸更是伸了伸手,想要握手表示友好。

女子无语,被称为“小黑”的人亦是无语。

阜阳治疗牛皮癣费用
梅州治疗睾丸炎方法
信阳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阜阳治疗牛皮癣医院
梅州治疗睾丸炎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